logo logo

微博

微博

微信

微信

APP

APP

首页 > 公众

重庆80后网友公众号写“乡愁” 想留住三角道的记忆

时间:2019-07-24 08:40:14   点击数:167

  以前,成长和奋斗似乎都是为了挣脱出原生的轨迹。而今,每一个角落,故事都还历历在目。儿时的玩伴,早已散落在天涯……

  近日,在铁路边长大的80后网友“了了”写了一篇回忆三角道的文章,引发无数“铁路人”的共鸣:“终于有人写我们铁路村了。”

  “从初中离开铁路村后,回去看它的次数屈指可数。但我知道它在那里,站台、三角道、机车头、货场、养路工、道岔工……跟小时候一样,跟昨天一样,跟上个世纪一样。”“了了”说,这篇文章发布在一个叫“山河方寸”的公众号上,意思就是大山大河、一方一寸,都有说不尽的故事。公众号的主人是两个80后,一个叫“妙喜”,一个叫“了了”。

  “妙喜”,原名刘晓娜,老家在成都。“了了”,原名罗婧,是铁路边长大的80后,父亲是铁路职工。

  在“了了”的记忆中,全家挤在一个10平方米的小单间里。一张床、一张桌子、一把椅子、一个柜子是屋里所有的家具,连灶台都是公共的,一家做饭,一条巷子都能闻到香。

  因为她的出生,后来父母分到了位于铁路四村的两室一厅,有了自己的厨房和卫生间。那个房子紧挨着现在的网红打卡地——三角道。那里就是她童年记忆的起点。

  绿皮火车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象征着一种乡愁,是连接故乡和外界的纽带,在“了了”的记忆中,没有那么多诗意和小清新。睡觉中有火车的轰鸣,“于是我从小就学会了与火车的轰鸣和解。任它汽笛不断,我自高枕安睡。”

  后来,“了了”家从铁路三村搬到铁路四村,再到三角道,再搬到铁路三村,再搬到直港大道。“了了”毕业、工作、结婚生子,很长一段时间没回铁路村。

  第一次,为了让文章更饱满,采访了几个人物,有当了50年的道岔工、80多岁的铁路工人,写了2000字,写完后,自己都不愿意读。

  第二次,她再次回到铁路村,重新走了一遍当年的上学路,找当年吃过的面馆、路边摊,回味当年,还和老人们聊天,但还是写不出当年闲适的生活气息,找不到乡愁的感觉。

  第三次,她选择一个人走在废弃的铁轨上,放空,记忆中的铁路村扑面而来……她终于想清楚了,12岁想离开的这个地方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。但是这种“不喜欢”才是最真实的情感,并不妨碍表达现在对这个地方记忆中的情感,这种情感也是一种乡愁。

  这篇文章发出后,很多老铁路人主动联系“了了”交流看法,其中有个老铁路人提供了白沙沱大桥即将退役的消息。

  让“了了”想不到的是,就是见证白沙沱大桥退役时,认识了外公当年的老同事。在老同事的描述中,外公是小桥区的班长,他认定的事情谁也拉不回来,工作认真。做事情特别执拗,用重庆话说就是“犟”。

  可能是“三角道”系列文章让她找到成就感,也可能是外公做事的那种“犟”影响了她,她决定直面内心的线月,她告别了服务三年的公司,加入了朋友“妙喜”的队伍,想记录更多地方的“乡愁”。

  “妙喜”说,她当了10年的记者,想写点“自己的东西”,今年2月,她辞掉了报社的工作,专门写重庆人物志,写老街、老镇、老故事,写生活过的地方。她把这些写成文字,发在网络上,效果很好。

推荐阅读

更多

万人牛牛公式